欢迎您,请 登录 或 立即注册

爱搜新闻网

爱搜新闻网 门户 国内新闻 查看内容

辽宁抢运钞车疑犯曾当过兵 司机工作或为政府安排

2016-9-9 11:17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74| 评论: 0

摘要:   9月8日,辽宁大石桥市农行运钞车被劫事件疑犯母亲展示儿子照片。  疑犯母亲展示与儿子的微信对话。本版摄影/新京报记者 王飞  9月7日下午,李明(化名)打开手机,看到一条推送新闻,“吓得直哆嗦”。新闻显 ...

辽宁抢运钞车疑犯曾当过兵 司机工作或为政府安排

  9月8日,辽宁大石桥市农行运钞车被劫事件疑犯母亲展示儿子照片。

辽宁抢运钞车疑犯曾当过兵 司机工作或为政府安排

  疑犯母亲展示与儿子的微信对话。本版摄影/新京报记者 王飞

  9月7日下午,李明(化名)打开手机,看到一条推送新闻,“吓得直哆嗦”。新闻显示,当天下午1时许,他的堂弟李绪义在大石桥市,持手枪劫持了一辆运钞车,当时车上有3500万元。

  几乎与李明同时看到新闻推送的李帅(化名),是李绪义的发小,他不敢相信,当即拨通了李绪义的电话,无人接听。他心想,坏了。

  当日,辽宁省营口大石桥市全城搜捕,马路上警笛四起。晚9时许,李绪义在自己家中被抓获。

  李绪义的母亲王艳说,她们家因承包工程欠下巨额债务,儿子李绪义卖掉房子、借高利贷仍无法填补窟窿,压力之下儿子作出了傻事。

  疑犯拿60万现金给二弟

  9月7日下午一点半左右,李绪义来到二弟李绪亮店中,神色匆忙。李绪亮清楚地记得,大哥背了一个黑色的双肩包,“那包是我的,他出门时背过”。

  李绪义扔下双肩包,简单告诉二弟:“这里面是钱,待会儿谁谁来拿就给他。”

  李绪亮打开包,有六捆钱。他估计每捆十万元。李绪亮想起来,几天前大哥和他说过,有一笔“找朋友贷的钱要下来了”,他以为是那笔钱,就没多想。

  十来分钟后,有人来到店里,说要取钱。李绪亮一看,认得,是李绪义的一位债主。债主拿走了30万,还剩30万。

  几分钟后,李绪亮从手机中看到一个令他震惊的消息,大哥李绪义因为抢劫运钞车,正被全城缉拿。

  李绪亮说自己一时不知所措,赶紧打电话给母亲王艳,“我妈吓坏了,让我赶紧把钱给公安局送去”。

  下午3时许,李绪亮拿着30万,来到大石桥市公安局,“我要报案”。

  “报什么案?”警察问。

  “我刚才看微信,抢运钞车的是我哥”,李绪亮告诉警察,“他临走之前到我店里,给了我60万。还说让别人来取,现在剩这么多。”

  据辽宁营口大石桥警方9月7日发布,当天下午1时许,大石桥市发生一起抢劫运钞车案件。营口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介绍,犯罪嫌疑人李绪义(男,35岁,系某金融押运公司运钞司机),持自制手枪抢走押运的600万元人民币。随后,大石桥公安局发布情况说明称,被劫走的600万元已经追回565.9万元。

  王艳及疑犯的亲属称,李家欠下了很多外债,还债有可能是李绪亮铤而走险的主要原因。

  王艳说,家里欠了200多万,其中包括材料费、工人工钱和一部分高利贷。

  “我们在外面干的工程,钱要不回来,都是借高利贷还。”王艳说。

  王艳2006年左右进入大石桥打工,后来接触工程建设,逐渐做起包工头。

  为给家里还债,李绪义今年卖了房,还了几十万,但还是不够。王艳说,李绪义最近就借过一笔15万的高利贷,一个月利息2万。

  母亲:经人介绍进押运公司

  今年5月,李绪义告诉母亲,说他准备去开运钞车。王艳当时没同意,“现在咱家缺钱,如果天天拉这么多钱,万一冲动咋的……”

  又过了一段时间,李绪义还没找到工作,就去做了押运司机。

  李绪义开车的本事是在部队学的,王艳告诉新京报记者,李绪义在17岁去当兵。

  退役后,李绪义回到老家,帮人开车,工作一直不稳定。2010年前后,王艳便带着李绪义做工程,让他帮忙打理工地上的事。

  后来,李绪义大部分时间都在帮助母亲追讨欠款。其中一笔是虎庄镇保障性住房项目,因该项目暂停,王艳被拖欠18余万元工程款未结清。

  自2013年以来,王艳与李绪义母子多次找政府协调解决问题,大石桥市保障房推进组副组长宋自强负责接待。

  宋自强介绍,在2012年底前,该工程的承包方之一,中国东亚投资有限公司资金链断裂,退出工程。

  “他们希望我帮忙协调,结算工程款。”宋说,他帮助王艳家协调过几次,但因为王艳家的上家也被东亚公司拖欠着资金,最终未有进展。

  李绪义怎么能进押运公司?王艳说,今年儿子多次去找政府协调欠款,政府相关人员将他安排进押运公司开车。对此,新京报记者向大石桥市外宣办主任朱彦霖求证,未获得证实。

  押运公司改制后招聘标准降低?

  此次事发,营口瑞泰押运公司一位内部人士认为,李绪义能进来,跟押运公司改制,招聘标准降低有关系。

  2015年6月20日,据营口市国资委2015年下半年工作安排,要求稳步推进保安押运公司脱钩改制。

  2016年3月3日,营口瑞泰押运有限公司成立,股东信息显示是营口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。

  上述内部人士说,改制之前押运队归属公安局管理,筛选标准比较严格。而改制之后,现在都是公司自己负责招聘,标准降低了很多。“很多都是通过关系进来的。”

  “出事那人是新来的,刚来俩月。不像我们这些老队员,多的时候一天押运的现金有一个多亿,这些现金在我们眼中就是废纸。”这位人士说,押运队员每天穿着防弹衣押运钱箱,早上6点上班,晚上6点下班。

  据其介绍,公司给押运员工提供五险,普通的押运队员一个月工资2300元,扣除保险之后,实际到手一个月就2100元。

  2016年,营口市公安局公开招聘辅警公告中显示,政审选拔考核由市公开招聘公安系统辅警工作领导小组负责,审阅考生学籍(人事)档案以及各种有效证件,审查个人政治素质、思想品质、工作能力和学习成绩,重点审查加分人员资格和审核加分标准。

  公告显示,本次被聘用人员与营口瑞泰金融押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。

  ■ 疑犯其人

  疑犯在案发前多次找人借钱

  9月7日深夜,看到运钞车被劫的新闻后,张兴(化名)在朋友圈发状态,“太傻了真没想到”,并配了三个大哭的表情。

  张兴曾是李绪义的生意伙伴。2013年5月,两人一起开了“大石桥市金洋洗车行”。

  两人为开店共出了五六万,费用平分。

  李绪义因为经常外出,所以店面由张兴管理。但与当初想象不一样,张兴发现,这家洗车店赚不了钱,“刨去成本,每个月到手就一千多块。”

  经营两三个月后,一直不赚钱。张兴决定不做了,洗车行交给李绪义独自打理。

  李绪义没有像张兴一样知难而退,张后来得知,李绪义不久卖了学府家园的房子,将钱投入买下了洗车店。由于资金不够,先付了50万,留下尾款47万。

  这笔钱始终未能支付,李绪义在2015年因此被开发商起诉至法院。法院在今年判决李绪义一审败诉。按照双方合同,三年内如未能还清尾款,将被收回店铺。

  张兴说,后来因为李绪义的母亲王艳在外做工程不顺,李绪义的经济开始受影响。他开始向熟人借钱,找他借过几次,都是几百的小钱。

  李帅事发前也接到了李绪义的借钱电话,他是李绪义的发小。李帅告知,他最近手头也紧张,李绪义就没再多说。

  李帅在李绪义一家搬离村子后很少再见到这位发小,李绪义在村里承包一个鱼塘,偶尔李帅去钓鱼,还能碰上。直到案发前,李帅没有察觉出李绪义有什么异样。

  张兴称,事发前几天,他看见李绪义在打麻将。李绪义精神状态还不错,此前也未曾跟他说过家中欠有巨债一事。

  张兴说,李绪义喜欢钓鱼,平时没什么脾气。“谁也没想到他能做这种傻事。”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